江年

杂食党,挚爱各种冷cp

【韩叶/刘郑】弄拙成巧6-10

把之前慢慢码的先发上来,估计要停更一段时间了,快要考试必须沉迷学习😂致歉

6
韩文清给郑轩道个别就出门了。等他到楼下的时候正巧碰上刘小别,他蹲在宿舍楼门边系鞋带,站起身来时也注意到韩文清,两人互相招呼一声,便一起往球场走。

他们俩是同届生,但习惯性表情严肃爱皱眉头的韩文清看起来比刘小别老成许多。刘小别虽没韩文清高,模样却算是姑娘们喜欢的类型,听说敲得一手好架子鼓,在学校乐队小有名气,这种技能点光环一加,自然是得到许多女孩儿青睐。

韩文清一般是不会跟这种看起来痞帅痞帅的家伙聊上天的。他性子急,习惯独来独往,也就和同宿舍的人话多一些。只是恰好和刘小别住在同一栋公寓楼,又经常一起打球,互相混了个脸熟。

“哎,你认识我宿舍那个叫叶修的学长?他刚说找你来了。”

走在路上,韩文清还没问出口,对方倒是先提起了这件事,估计也是好奇怎么会有人打听他。

“就是见过一面,不算认识。”韩文清答得很是纠结,好在刘小别点点头也没再问下去,埋头自顾自的收拾耳机线。

“你很爱听歌儿啊。”韩文清瞅着机会赶紧转移话题。

“说爱好不如说是习惯了,干啥都想来点儿bgm,不然就觉得少了什么。”刘小别一边把理好的耳机线往书包里塞,一边笑看着韩文清,认为他应该不能理解自己。

“我对这个没兴趣,但宿舍有个和你习性相同的学长,你们倒是能认识一下,他唱歌好听。”
韩文清挠挠头,心想这刘小别和郑轩该是很有共同话题,郑轩在宿舍也是个不哼着小调就放着音乐的人,这方面异常勤快。

“行啊,改天来窜门!”刘小别一听也挺来劲,点头答应。

7

结果过了好几个周刘小别才想起这件事来。

没课的下午闲的无聊,宿舍里除了他也没别人,若是在家里他还能玩两把游戏,但是学校大一新生不允许带电脑,宿舍就只有大三的学长叶修有台电脑,人不在他也不好意思直接用。

没过一会儿外面滴滴答答下起雨来。这几天都阴沉着天,时不时就下雨。刘小别不喜欢这种秋雨绵绵越下还越冷的天气,换季就是这样,一向身体不错的他也感冒了,再待下去自己估计得发霉长菌。
于是他披了件外套,抓起手机耳机钥匙全塞在兜里,又塞了包纸巾在另一边就出门,准备去韩文清宿舍里聊会儿天。

等他站在人宿舍门口,才发现自己并不知道老韩今天有没有课,要不在那多尴尬。他有些猥琐的轻贴着门听了听,没听到韩文清的声音,却听到屋里有人在唱歌,应该是靠近门的床位,他贴在门上就能听清。

低低的声音,歌儿的调子不太熟,但唱的不错。

刘小别猜这就是老韩说的那个学长了,正当他贴着门犹豫着要不要敲时,就猝不及防的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

不出意外,这个喷嚏的后坐力是极大的,刘小别的额头咚一声重重撞在门上。
看来是不需要再考虑敲门的问题了。

好疼啊——!
刘小别双手捂着额头往后退了一步,龇牙咧嘴地揉着那块儿被撞红的地方,在内心咆哮着。

屋里正在搞直播的郑轩被门外的喷嚏声吓一跳,听众们也没忽略掉这声响,都催郑轩去看看。
于是郑轩去打开门,有些莫名其妙看着门外捂着额头的人。
咦,不认识啊。

“找谁?”郑轩走过去,见人依旧捂着额头,又回望了望自己宿舍的门,有点儿同情起这位兄弟,却又觉得好笑。
“没事儿吧你,怎么撞门上啦?”他当然没不合时宜的笑出来,走过去例行关切一番,终于听到对方挤出一句话来。
“找你,找你……”

8

郑轩听他说要找自己很是惊讶,但还是先叫他进来坐,让人先缓缓。他在直播间里打字解释了情况,表示抱歉的暂时中断了直播,然后转过身子去看刘小别。

此时刘小别已经缓过劲来,觉得分外尴尬,埋着头有一下没一下地揉着额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了。

“没事了吧?”

“没事没事,谢谢啊……”刘小别心里想着今天不宜出行。

“那就好,你说找我……有事?”等刘小别把手拿开了郑轩才确定他确实没见过这个人。

于是刘小别自我介绍了一番,又把韩文清提到他的事情给郑轩简单一说,避重就轻地掩盖了自己偷听撞门一事,然后大致说明了来意。

“无聊来窜门儿啊,我以为你学生会的,我就说我没犯事儿。”郑轩拍拍电脑椅长松口气,顺着一蹬溜回到自己桌前,但是往左去了点儿,留出块空地。

“那你把韩文清椅子搬过来,他有课回不来。我闲着在直播呢,既然你也喜欢,不介意的话就一起。”
刘小别也没再拒绝,搬了韩文清的椅子坐过去,居然就这么陪着郑轩玩儿了一下午,还被听众逼着唱了首歌。

直播结束时间是六点,观众大佬们也该吃饭吃饭去了。郑轩关了电脑,刘小别也站起身来活动了一下,他不是习惯坐着一下午不挪窝的人,屁股坐得发酸。

两人这聊了一下午也算是熟悉了。郑轩肚子饿得厉害,想着干脆请学弟一起去吃顿好的。他把录音设备收拾好,刘小别正把韩文清的椅子搬回去。

“走,吃饭去,那么冷的天我请你吃火锅!”郑轩冷得搓搓手,又从床上扯下来一件外套穿上准备着出门,刘小别也没和他客气,随手关了灯跟着人一起出了门。
“行啊,那等你有空叫上你撸串儿去,我估计要经常来窜门了。”
刚说完刘小别就又打了两个喷嚏,郑轩在一边儿直乐呵,刚直播的时候就见他时不时来一个,还好唱着歌的时候没打。

“小伙子看着结实身体不行啊。”他去拍拍人后背。瞅着刘小别掏纸巾出来,恨不得把鼻子拧掉的样子他就觉得好笑。

“嗯……一时没注意就感冒了,还在直播里唱歌,不会让你掉粉吧。”

“不会,特别是那群刷着yooooo的姑娘们,是巴不得你下次再来啊。”郑轩懒散地耸耸肩,“网上的东西嘛,热闹就好,你要是不介意,下次欢迎再来。”

9

叶修敲了几下宿舍的门,没人应声。

居然都没在,他无奈地摸摸兜,自己钥匙手机果然都没带上,只好溜达到楼梯口坐下休息。

中午出的门这才从宾馆回来,折腾了一下午的叶修此时是腰酸腿疼,站不住脚。

要怪只能怪今天约的那兄弟,一点儿都不温柔,做爱跟打桩似得,只知道往里捅,还不往舒服的地方捅……实在要人老命。

叶修长叹口气,拍了拍裤兜发现烟好像也忘在了宾馆,不由得有几分烦躁。
他把手搭在膝上,头枕着手臂把脸埋下去,贪婪嗅衣物上残留的情爱气息。

下次得要约个贴心点儿的,但也不能太温柔,要是做一半被自己榨干就很尴尬了。

或者自己确实该戒戒瘾……但上哪儿能找个管的住自己又能满足自己的人啊,这不实际。

叶修闭着眼睛,有点迷糊起来。

“喂,蹲这儿干嘛,挡路了。”
大概眯了两分钟,头顶上传来一个严肃的声音。叶修抬头看过去,那人穿着实验室的白大褂,手里抱了个大箱子,还带着一副和他不怎么搭的黑框眼镜。
有点儿眼熟。

宿舍楼楼道比较窄,叶修又坐在楼梯中间,确实挡住了人去路,他赶紧站起来,再仔细一看那人,噗嗤一声就笑出来。

“韩文清?真是你啊。”

10

韩文清这才发现此人是叶修,看他嬉皮笑脸的样子他就忍不住想揍他。

要不是手里抱着刚做好的模型,他肯定揍过去。

“你笑什么。”韩文清被他笑的莫名其妙,皱着眉头看他,眼镜却因为他这个表情往下滑了滑。

“难得见你穿白大褂还戴眼镜,总觉得像什么play,哈哈哈哈忍俊不禁啊。”叶修依旧乐着回应,见韩文清显然不明白自己的意思他也不多做解释,伸过手去帮他抵了抵眼镜,又拿手指头摁在他眉心揉了两下。

“你啊别老皱着眉,眼镜都不想在你脸上待了。”

韩文清下意识地往后退 ,一脚踩在台阶上用腿支撑箱子,空出一只手直接把眼镜取下塞进口袋。
“它不想那就不待了。”

“哈哈哈哈哈你怎么那么傻啊,”叶修看他接上自己的话茬还那么一本正经,笑的上气不接下气,脚下一软,又哎呦一声坐回到了地上。
“报应,站不稳就回宿舍去。”韩文清被他笑的心烦,看他摔了还有点儿幸灾乐祸,没打算去帮忙。

“宿舍没人,又忘了带钥匙,不然我也不会在这儿啊。”叶修揉着屁股站起来,厚着脸皮指指人手里抱的东西“哎,我帮你抬箱子,你带我回你宿舍歇会儿行不行?”

【韩叶/刘郑】弄拙成巧1-5

#向来私设,这次是正直的小韩同志与有轻微性瘾的老油条叶修,因为偏欢乐向所以这里的性瘾只是单纯的爱约炮,没有过于沉重的话题(因为我……只爱吃小甜饼和肉啊!)

当然还有之前提到的刘小别与郑轩。小别是一枚痞痞的大一少年,车干啊是个有慵懒的声线小众唱见,私心想写写这一对,不喜勿入。



1
“找——谁——?”郑轩坐在电脑椅上往门那边儿一溜,拖着标志性懒散的长音问了一句。不等外面人说话,他已经把门打开,上下打量一番来人,发现自己不认识。
“找你们宿舍那个……”门外的人嘴里叼了支没点着的烟,好像忘了要找人的名字,纠结地挠头想了会儿,又再咧嘴对郑轩笑笑。
“就找长最凶的那个。”
“哦,”郑轩一听乐了,回头往阳台的方向大声喊了句:“韩文清!找你的。”

正在阳台收运动衫的韩文清闻声探了探头,一脸疑问,很快就抱着衣服走进来。
“找我的?谁啊。”
“是我是我,还记得吧!”
门外的人笑着挥手跟他打招呼,韩文清一愣,干巴巴的回了一声“记得”,便快速放下衣服,扯着门口那人出去,还顺手带上了门,留下一脸茫然的郑轩。

韩文清当然记得这个人,虽然就见过一次,也还不知道他名字,但这人的模样还是印在他婶婶的脑海里。

“你叫韩文清啊?看着凶巴巴的名字挺秀气。”这人乖乖被韩文清拽着手腕拉到走廊尽头的窗户口,脸上带着贱兮兮的笑调侃。在窗口站定后,不顾韩文清一脸黑线,大方地伸出右手去和人一握。
“我叫叶修,算是见过面了啊。”

2
准确来说两人算不上是“见过面”。

韩文清很尴尬,他们的见面,是自己不幸撞见叶修正和一个男人在教室做爱,而且惊讶地迈不开步子的他还与当着自己面被干到高潮的叶修对视良久,场面可谓香艳。

3
“你怎么知道我住这儿?”韩文清忍不住问出口。他猜测叶修此行目的不外乎就是想贿赂一番再封自己口,所以他更好奇这人是怎么把他找到的。

“我也住这栋啊,经常从阳台能看见你打球回来,你们队那个刘小别,我宿舍的,所以稍微问一下就知道你哪个寝室了。”叶修一脸放心我不是跟踪狂的表情,笑嘻嘻地伸手去拍韩文清肩膀。
“我可比你高两届,没啥课就不常出门的,你应该很少见我。”

我更希望从来没见过你,韩文清想。
“找我什么事。”他不想再听这个人瞎扯,直接了当地问了。
“我想让你帮我个忙。”叶修往他那边儿凑近了些,见韩文清没躲,就更嚣张地上去勾肩搭背。
韩文清看他一脸阿谀的样子暗自发笑,在心里骂了句活该。
“我不会把这事说出去的,你也别来烦我了,再做这种事还是找个隐秘一点儿的地方。”他斜瞥一眼叶修说。
“嘿,我就知道你会不乱说。”叶修见他那么贴心地提醒自己心想这个凶巴巴的学弟还挺耿直,便越发想玩玩儿他。
“小韩同志啊,你挺对我胃口的,想不想和学长约一炮?”

4
叶修是被韩文清打跑的,虽然跑走的时候依旧乐呵着,这才更让韩文清生气。
这梁子算是结下了,韩文清想,以后见一次打一次。

5
韩文清怒气未消回到宿舍时,依旧只有郑轩一个人坐在电脑前,倒腾他那堆韩文清搞不懂的录音设备。
这也是大他两届的学长,平时懒懒散散,唯一的兴趣就是唱唱歌然后发布到社交平台上,还收获了不少粉丝听众。
韩文清也听过郑轩唱歌,多是慢悠慢悠的英文歌,还是很好听的。

韩文清一边听着歌一边换上运动衫准备到球场去,突然想到队里与他同届的刘小别,今天才知道那家伙原来是叶修的室友。看他经常挂着耳机,应该是个爱听歌的人。不如借口向他推荐郑轩的歌然后问一下叶修的事吧,毕竟叶修打听过他,不知道会不会被误会什么。

总之,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包韩】我的另一半不可能那么可爱10

#私设#幼儿园老师包x“单亲爸爸”韩

我发誓,我来图书馆是想复习来着,但是看到肥皂大大的包韩更新了我就好激动啊!管不住手自己也更新了。咳,依旧前几话戳头,谢谢。

相亲,一想到这种事情,韩文清就紧张。

高档的餐厅或咖啡馆,播放着悠扬的钢琴曲营造氛围。对面是打扮精致举止优雅的姑娘,笑吟吟的要和自己交流感情。
最主要的是,自己还得穿上正装,保持好面部表情,对着姑娘献殷勤。
还答应了要去三次,韩文清一点都不期待,他只求对方不要报警就好。

所以说……为什么自己要答应包荣兴来相亲啊,是被他带着在脱线的路上越走越远了吗。
但不答应的话,又总有种认栽的感觉。
内心纠结的韩文清站在镜子前,整理怎么穿都看着奇怪的西装,眉头皱得更深了。
他放弃继续整理,走出卫生间,包子和奇英都围了过来。
“哇!叔叔好帅。”奇英第一次见韩文清穿西装,好奇的围着他转了一圈,再大方夸一句。
包荣兴也觉得好看,韩文清毕竟是经常在外忙活的人,没刻意锻炼身材也是不错的,稍宽的肩结实的胸口和没有赘肉的腰,很适合撑起一套西服。他叉着腰把韩文清打量一番,走过去给他整理整理领带,又扯扯不太整齐的内衬,最后一拍他肩膀。
“帅呆了!就是不要那么严肃嘛”
被两人盯着看半天,还收到了意料之外的夸奖,韩文清也有点儿不好意思,向帮他整理衣服的包子道了谢,很无奈的表示自己的神情已成习惯,一时半会儿改不过来。
两人给韩文清打打气,便让他出门了。

“韩叔叔真的想给我找个妈妈吗?”看着韩文清那么拼的样子,奇英有些疑惑的看向包荣兴,他不太懂为什么叔叔突然准备去相亲。
“我也不想啊……”
包荣兴呆着地嘀咕一句,想想又觉得不对,蹲下身子去,笑着捏了捏奇英的脸。
“要是能给奇英找个漂亮的大姐姐回来,你高不高兴啊?”
宋奇英倒是很现实,果断的摇摇头。
“我不认识啊,突然找回来,要是不喜欢我怎么办?”
“还敢不喜欢你,那你韩叔肯定把人骂跑了。”包子乐的不行,起身拍拍屁股往屋里走。“不想了,咱们吃饭去!”

和对方约定的时间在晚上七点,地点是离家不远的商业街里,一家韩文清从未去过的高档中餐厅。
韩文清提前了半个小时到,订好了座位后就坐在那里把玩着一张餐厅名片消磨时间。
相亲对象是包子昨晚帮着韩文清在某同城相亲网上找到的,年龄比韩文清小两岁,看介绍是名护士,姓程,具体名字韩文清给忘了。
对,他忘了,他现在脑海里一片空白,只好折腾起手里的那张餐厅名片。

“韩…先生?”当他快把名片从中缝撕扯成三张纸的时候,耳畔响起了一个女声。
韩文清转头一看,一位穿着浅色连衣裙的女人站在他边上,身边还有一位领着她过来的服务生。
“嗯,是程小姐吗?”韩文清站起身,向身边的女人伸出右手,尽量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凶。

却还是见服务生一脸惊恐的走开了。

“是的,幸会。”对方还算是很自然的朝他点头一笑,也伸过手去握了握。
两人就坐,点餐上菜,刚开始气氛有些尴尬。但好在对方是个比较健谈的人,一直也没怎么冷场。
“您这是被家里人逼着出来相亲的吗?刚进来的时候感觉很不开心啊。”稍微聊的熟一些,对方大了大胆子终于问出口。
“不是……其实也差不多。”这倒是难到了韩文清,他确实是被逼无奈才来的,但是又和对方的说法不太一样。
他不由得想到了包荣兴。
对面一听这模棱两可的答案,以为是问到啥不该问的了,赶紧转移话题。
“啊……看你介绍上说,你还带着姐姐的孩子,真不容易啊,那个孩子今天没一起来吗?”
韩文清摇摇头,表情放松了一些。
“没有,觉得可能不太方便,就让他留在家里了。”
“啊——一个人在家啊,肯定是个懂事的孩子呢,有机会的话可以见一见。”
对面的人似乎有了更进一步的打算,有些期待的聊起了奇英的话题。
“哦,不是一个人,有朋友帮忙照顾。”韩文清压根没听出对方的意思,一边夹菜一边解释到。
“朋友?不会是女孩子吧。”女人愣了一愣,但想想也觉得不可能,便笑着随意调侃一句,想活跃活跃气氛。
“男朋友。”韩文清脱口而出,对方的笑意凝在了脸上。
“……啊?”
韩文清似乎没发现自己说错了什么,抬头看着对面刚才还面带微笑,现在却一脸尴尬呆在那里的程小姐。
“怎么了?”他还傻乎乎的反问。
“咳……没,没事。”
话题就此打住,韩文清不明所以。
几分钟后,对方接到一个电话,说是家里有急事得先走,韩文清当然不好再耽误对方,客气的结了账送她离开。
走之前,对方还是和他表明了态度,觉得两人不合适,韩文清表示理解,然后便分开了。

回到家的时候也才将近九点,包子看他那么早回来就知道没戏,但内心矛盾的他松了口气,开始打听具体过程。
“之前聊的挺好的,但是她家里忽然有事就离开了,之后也说不合适,大概是看我太凶了吧。”韩文清大致一说,却见包子皱皱眉。
“韩哥你真没说什么得罪人的话?”
“没有,我话很少,基本都是对方在说。”韩文清看他这个反应,好奇问了句。“怎么了?”
“唔……那可能她家里真有什么事吧,没事没事!韩哥你再接再厉!”包荣兴挠了挠头,又用拳头撞撞韩文清的胸口,然后抱着奇英洗澡去了。

看着包荣兴这个反应,晚上躺在床上的韩文清也认真思考了一番自己到底有没有说错话。当他终于回想起自己大概仿佛好像说了一句“男朋友”的时候,窘得脸上发烫。
睡不着的韩文清决定要带着这个秘密进棺材。

分享一个冷cp[不能再冷]

全职冷cp 刘小别×郑轩
一个是血气方刚又有些痞痞的少年,一个是亚历山大的慵懒前辈
好适合校园paro啊!整个人都青春起来了
也不知道怎么就萌上这对了,但是越想越可爱啊,有人吃安利吗……😂😂😂
占tag致歉

【包韩】我的另一半不可能那么可爱9

#私设#幼儿园老师包x“单亲爸爸”韩
因为近期准备考研一直都没时间上,才发现之前一次被吞了?心酸极了,先把这篇更掉,以后估计不定期更新,还得背书,致歉致歉。

又来了,这个包荣兴一言不合就接吻,简直是个接吻狂魔。
说话再次被打断,韩文清恼怒的皱眉,干脆伸手摁住人后脑勺狠狠吻回去。他和包子一来二去早已学会些技巧,知道如何去捉住人舌头吮吸,还顺带恶意的咬人嘴唇。包荣兴自然是不耽误,推搡着把人压倒在沙发上就开始动手动脚,本来就松松垮垮搭在腿间的浴巾被推落,他不害臊的光着屁股,和身下人吻的越发放肆起来。

“喂……等一下,包子!”
以包荣兴的尿性,这一吻完就该上床做爱了,但韩文清今天是要和他说教的,说到床上去算怎么回事。他担心自己被牵着鼻子走,急的声音都有些发颤,赶紧蜷起腿不轻不重的踢了身上那人一脚。
“韩哥,我压疼你了?”包荣兴像个不倒翁,被踢的一屁股坐回沙发,紧张的左右打量起不愿和自己亲热的爱人。
“没,不是这个问题。”韩文清撑着身子也坐起来,报复性的踹了脚包荣兴的膝盖。“我这跟你说正事,你别老往我身上蹭行不行?”他没好气的把掉在地上的浴巾捡起来扔到人身上,遮住那根碍眼的大鸟。
“好,韩哥你说吧,我保证不打断你”包子识趣地坐直身子,表情认真起来,就是很不自觉地去浴巾下挠了挠裆。
韩文清将他的小动作尽收眼底,十分嫌弃。

“所以我刚和你说的那些你都没当回事啊。”
包荣兴摇头,老实交代。“我刚才的重点都在‘韩哥要和女老师结婚不要我了’和‘韩哥不和女老师结婚他最喜欢的人是我’上。”
“行行行你闭嘴,重点全没听到。”韩文清气的想把吹风机塞到包子嘴里去。
看人拿起吹风机比划,包子赶紧乖乖捂了嘴等着挨训。

“你说的对,我是喜欢你。”韩文清无奈的放下吹风机,向他坐近了些,抱起手臂一脸严肃。“就算不是隔壁女老师吧……你看你长得不错工作也稳定,总得有姑娘喜欢。再说,我比你大还带了个孩子,你这么和我在一起,挺糟蹋的。”
韩文清顿了顿,观察起包子的表情。
“所以咱们还是分手,朋友可以做,恋人就算了。你好好找个女朋友,我也带着奇英和以前一样的过。”

“你说呢?”

韩文清直勾勾的盯着包荣兴看。后者依旧保持着捂嘴的动作,情绪比起刚才不算激动,倒像是真的认真思考起来,就这么沉默了一会儿,包子才终于抬头和人视线相对。
“韩哥,我知道你是对我好,但是我本来就是个gay,哪能去交女朋友啊。你不让我和你好,那我也只能去找圈儿里人,总之再找不到比你踏实的人了。”包荣兴揉了揉自己乱糟糟长发,神情苦恼。
“不过…韩哥你那么一说我也替你担忧起来了,等小奇英长大了肯定是想要妈妈的,你一个人带着他,幼儿园都不容易了,以后怎么办啊?”
包荣兴当然希望自己能担任起奇英“母亲”的这个角色,但他也考虑到韩文清是被自己强行掰弯的,这么打直球的话韩文清不可能接受。他看着坐在对面等待答复的爱人,左思右想,拿定了主意。
“要不,我陪你去相亲吧!”

“啊?”韩文清觉得这个思维跨度有些大,刚刚还缠着自己难舍难分,现在就说陪自己相亲了,他有些生气,这包子到底是不是真的喜欢自己啊。
“哎哎韩哥别生气!我的意思是,我陪你去相亲,如果真的遇上你喜欢的——哦当然奇英也得喜欢,遇上这样的你就放开去追,我还帮你。但是如果没有,那你就是我的了!怎么样啊韩哥,给我个留下来的机会嘛。”

包子说的起劲,韩文清却觉得不靠谱。以他相亲的经验来看,包子最后绝对是会留下来的,但他还是鬼使神差的答应了包荣兴。
于是两人敲定,给韩文清安排三次相亲,如果他真的一个都不喜欢,最后也就落在包荣兴手里了,奇英那边到他能理解这种事情的时候再和他好好谈。

一只明信片上描下来的大漠孤烟,不知道画手ID,侵删。

【包韩】我的另一半不可能那么可爱8

#私设#幼儿园老师包x“单亲爸爸”韩

“自作多情。”
面对包荣兴热情的询问,韩文清想都没想就做出回复。他不管自己是不是真的在吃醋,但如果是真的,就更不能让这人发现。
“不对不对!我没做错其他事,你肯定在吃女孩子的醋!”包荣兴才不会轻易放弃这个想了老半天的结果,他抓住韩文清的手放在自己胸口,凑过去老近,发间的水滴落在韩文清脸颊上。
“韩哥,摸着我的胸,你再说一次!”包荣兴一脸严肃认真,看的韩文清直想打他。
“我没有。”韩文清瞪着包荣兴瞳孔再次否认,说完便把视线移开,挣脱了被包子抓住的手,起身去浴室洗澡。
“奇怪……那为什么感觉韩哥在生气呢?”包子瞅着韩文清离开的背影挠起头来,但是最终选择相信韩文清的话,毕竟他也觉得韩文清不太可能会吃醋。

韩文清站在喷头下屏住呼吸对着脸冲了老半天。他也在思考自己气些什么,气包荣兴说自己没女孩子可爱吗,还是气包荣兴把自己找女朋友的机会剥夺了,或者气包荣兴长得好看却没找个不错的伴儿?
这些可能都有。
他摇摇头,没想明白之前怎么就乐于接受了两人这种不正常的关系,而且还挺习惯。他倒是老大不小的一个人了,身边有奇英,就算不好找对象也能这样过。但包荣兴呢,年龄比自己小也招女生喜欢,怎么看都是自己把他耽误了。
韩文清还真没像这样关心过别人。他挺喜欢包荣兴,所以不打算儿戏一般把人荒废了。于是他决定洗过澡后去和人做做思想工作:恋爱咱就不谈了,做朋友就成,让他找个姑娘该成家成家,别老打男人主意。
下定决心的韩文清缓慢的搓着头发,觉得要把这包子拱手让出去,还真有点儿舍不得。

等韩文清洗好了出去,包荣兴还裹着浴巾靠在沙发上看电视,他走近一看发现这人居然又睡着了,头发也没吹干,心里又来气,在他手臂上狠狠拧了一把。
“哇……疼疼疼,韩哥你下手太重了啊。”包荣兴立刻疼的醒过来,他摸着手臂往边上挪了挪,裹在腰上的浴巾更加松垮的仅仅盖住重要部位。
“你当真身体好不怕感冒啊,也不嫌难受。”韩文清在他让出的空位坐下,随手关掉了电视。
“韩哥我想你替我吹头发,所以就没吹!”
包荣兴撒娇般挽住韩文清的胳膊,笑嘻嘻的把他盯着,大有不答应就脱光往怀里扑的趋势。
韩文清想着还有话要和他说也就没计较,起身去拿了吹风给他吹头发。
包子的头发不像奇英那么松软,但摸着还是很舒服,韩文清把手指插到人发间再轻轻抓起来吹干,像是在给一只大狗顺毛。
“包子,你不想交女朋友吗?”韩文清拨弄着他头发,开始发问。
“有韩哥就够了啊,为什么要交女朋友?”
包子歪头蹭了蹭人的手随口答着,也没在意韩文清干嘛这么问。
“……”发现这人又开始心不在焉的撩自己,韩文清默默加大了手劲,“别拿唬小朋友那套敷衍我,我的意思是你以后不打算结婚了吗,追你的女孩子那么多,没必要栽我身上吧。”
他明显感觉到包荣兴把头垂下去说了句什么,但声音太小没听清楚,于是关掉吹风机坐下来看着包子。
“啥,我没听见。”
“我说……韩哥你是不是不要我了!”包荣兴第一次对韩文清用了有些发火的语气,他也回头看韩文清,吹的半干的头发散乱搭在气鼓鼓的脸上。
他觉得韩文清一定是厌烦他了,想摆脱他了。难道韩哥恋爱了?今天看他一直瞅着隔壁班女老师,奇英好像也喜欢那个女老师,会不会韩哥想和她结婚……他特别生气,但是回头一想韩文清本来就是个直男,就没了底气。
“你是不是想和她结婚,想让她给你生小宝宝……”他又埋下头去,伸手抓住韩文清的手捏紧。
韩文清就傻了,生气他能理解,但后面那句是啥意思……这人的脑回路果然不一般,他好像误会了什么。
“不是……我什么时候说要找人结婚生小宝宝了,包子你听我解释。”
“我不听我不听!”包荣兴突然一用力把人推倒在沙发上抱住,头枕在他胸口上闹别扭。
“韩哥我舍不得你走,但是你要是真喜欢她你就去和她结婚吧……”
韩文清觉得这情节只在陪他妈看的狗血言情剧里出现过,按理说他现在应该感动的热泪盈眶,可是他现在气的很,明明是他找人谈话的,主动权却完全不在自己手里,一直就听这个人说胡话。
“我谢谢你——你能不能先听我说完再替我规划人生啊!”
他把包荣兴推开,扶着额头坐起来。
“先说清楚了,我喜欢你,也没说要和谁结婚去。”他把腿缩到沙发上,不让这只大型犬再次扑过来。
“我的意思是,你应该找个女朋友,你那么年轻我不想耽误你,你看隔壁班那个女老师就不错。”
包荣兴惊讶的瞪大了眼睛,手搭到韩文清膝盖上看着他。
“韩哥你……不喜欢那个女老师?”
韩文清算是明白那个“她”是谁了,他郁闷的瘪瘪嘴,有些心疼起这个躺枪的女老师。
“我都说了喜欢你喜欢……”
他眉头一皱就发话,还没说完,包荣兴就撑起身子拿嘴堵回了他后面的话。

******
我有罪,又迟了更新,剧情往狗血的方向发展了
hhhhhhhh

【包韩】我的另一半不可能那么可爱7

私设 幼儿园老师包x“单亲爸爸”韩

自上次做爱后,韩文清对两人的关系已经十分释然。
这个粗神经的男人也谈过两次恋爱,但总因不解风情被女方提出分手,最终连个小嘴都没亲上。他深觉自己在这方面不擅长,于是工作后为了不再让父母催促相亲,他接下了奇英的抚养权,心力都尽在抚养奇英和工作上,便不再有时间去处理这种情感问题。反正也不擅长,不如就置之不理,韩文清本以为自己就这么平静的过了,哪想到半路杀出个包荣兴,冒冒失失地闯进自己的生活里,还把自己心给勾跑了。
不得不承认,和包荣兴交往很轻松。韩文清由于工作早出晚归,他基本上都是在被包子照顾。虽然包荣兴并不介意在外人面前和他表现的过于亲昵,但考虑到包子的工作,他依旧坚持自己接送奇英,只是在人家里留宿的时间多起来,偶尔背着孩子滚滚床单交流感情,过得很是舒坦。

恋爱中的人表现总是很明显。和韩文清关系不错的同事看着他每天和谁发着短信,表情比平时温柔许多,便忍不住调侃他是不是交了漂亮又贤惠女朋友,韩文清心下将包荣兴和漂亮又贤惠的女孩子对比一番,也不否定,放下手机一脸询问的看着朋友。
“哈哈哈哈不是吧老韩你厉害啊,什么时候交上的女朋友?带给我们看看呗,肯定是个大美女,看把我们老韩乐的!”
韩文清挠了挠头,简洁明了的拒绝了这个提议。于是同事们又七嘴八舌的猜测起来,各种祝贺和羡慕让人有些尴尬,他心虚的将手机塞回兜里,严肃一咳嗽,让大家噤了声。
“老韩你是不是害羞了。”
安静后某个不怕死的冒了一句,又把大家逗得发笑,韩文清更是红了脸,干脆起身去洗手间回避。

这一天下来货不算太多,韩文清早早就下了班,于是他打算和包荣兴一起接奇英回家。坐在公交车上他思忖起三个人走在一起的画面,觉得回头率会有些高,所以等到站下车韩文清并不急着走进校园,而是等涌进去的家长出来的差不多,才慢慢往里面走。
韩文清很容易就看到奇英在活动区那边,正背对着他蹲在地上和几个孩子玩弹珠。包荣兴也站在边上,他手里捧着花名册,和一个女老师认真说着些什么。
韩文清破天荒的有些在意那个女老师。她比包子矮了一个头,黑色的长发披在肩上,与藏蓝色的碎花小裙搭起来显得很秀气,她微微踮起脚在包子手里的花名册上指指点点,不时抬头带着几分羞涩的看看人,笑的很是温柔。
挺赏心悦目的女孩子,和包荣兴还挺搭。
韩文清叹口气,突然对这个包子恨铁不成钢起来。这人长得那么招姑娘喜欢,怎么偏偏就看上他了呢。
“包子。”韩文清走过去,和包荣兴打了招呼,也礼貌性的向旁边那位女老师点点头。
“韩哥!今天那么早!”包荣兴合上花名册,准备给韩文清一个大大的拥抱,结果被人掐了一把拒绝。
“啊,您是韩先生吧?今天来的真早。”女老师笑眯眯的和韩文清打招呼,他才记起这位女老师之前也做过延长看护,所以清楚奇英的情况。不等韩文清回话,她就提高音量向孩子们的方向喊了一声:“小奇英,你叔叔来接你了哟!”
奇英闻声便开心的跑过来,韩文清很配合的蹲下,让小家伙扑到自己怀里。
“韩叔叔今天好早啊!”奇英在他怀里跳了跳,便被人抱起来。
“麻烦在这里签一下字。”女老师从包子手里拿过花名册,递给韩文清一支笔,指着表格上的一排空说。
“韩哥我来抱奇英吧!你签字。”包子殷勤的把奇英抱到自己怀里,等着韩文清签好字,想把奇英先带回家时,包子也和女老师道了别,要和他一起回。
虽然有和包子一起回家的心理准备,韩文清依然觉得有些尴尬,特别是离开时女老师意味深长看着两人的眼神,盯得他心里直发毛。
包荣兴真是丝毫没有在意,他抱着奇英玩的很开心,韩文清默默跟在边上,替奇英拿着小包,三人就这么径直回了包子家。
等夜深后,逗奇英睡着的韩文清从卧室出来,发现看电视的包荣兴已经躺在沙发上呼呼大睡起来,睡姿很是难看,他嫌弃的拿脚去踹他。
“别在这儿睡,洗澡去。”
包荣兴被踹的惊醒,揉着眼睛坐起来,一脸委屈。
“韩哥,你要是能像可爱的女孩子一样把我吻醒,我就开心死了。”
若是在平时,这种垃圾话韩文清全当没听见,可是今天韩文清自己都觉得奇怪,一听到包子提到女孩子,他就莫名的发起火来。
“那你去找个女孩子就好了啊。”
韩文清说完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掏出手机看,包子看人黑着脸也不说话,便开始思考自己是不是哪里踩着雷了。
当然,还是先听话乖乖洗澡,一边洗一边考虑为最上策。
于是洗完澡后包荣兴得出一个他自己都不敢相信的结论。
可是福尔摩斯说了,排除不可能的,剩下的即使再不可能,那也是真相。
包荣兴兴奋的只裹了浴巾,也不管头发还在滴水,哒哒跑到韩文清面前眼睛放光的问道。

“韩哥,你是不是吃醋了?!”

*******
Sherlock说的都对,包子你韩哥在吃飞醋!

【楚戴】sweet sweety


#5.25小戴生贺#

Mousse.
楚云秀连店名都不消去看,就习惯性的迈进这家甜品店。
过了早间高峰期,店里有些清闲,精致的甜品柜边只有两个女孩子,正在小声议论着挑选。楚云秀径直走向收银台,用指甲敲敲台面,终于让那个埋头沉迷手机游戏的小伙子抬起头来。
“云……云秀姐!”被人逮到偷懒的小店员红了脸,赶紧放下手机站起身来。
“一大早就玩儿啊,当心我告状。”楚云秀勾唇笑了笑,把黑皮的手抓包放到柜台上,侧身向工作间指了指。
“小戴在里面?”
“在在在,我叫她!”小店员说完就想扯嗓子叫,楚云秀皱皱眉,伸手去把他嘴给捂住。
“客人还在呢,吓跑了扣你工作啊,倒霉孩子。”
听了她的话小店员乖乖捂住嘴,点点头表示不敢再犯。楚云秀也就不再理会他,朝着工作间走去。几个熟悉的糕点师和她打过招呼,告诉她戴妍琦在仓库点验货物。
“我就不进去打扰她了,您替我转告她一声,我在茶座等她。”楚云秀拜托了一位年长一些的师傅,便转身去外面要了一杯红茶,坐在茶座等待。

这是她和戴妍琦交往的第二年,而今天也是她陪妍琦过的第二个生日。女生仿佛天生有着在意这些纪念日的习惯,楚云秀也不例外。

其实口味偏辣的楚云秀并不喜欢吃甜食,第一次到这家店来是为了替上司订蛋糕庆祝生日,可到了约定好拿蛋糕的时间,却被告知由于一个新员工出了差错,蛋糕还没做好。楚云秀本来就因为这种应酬心情不好,遇到这种事情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便要求人叫来店长理论。

于是她第一次见到了戴妍琦,一个二十出头看起来却很稚嫩的女孩子。
但处理起事来可一点都不幼稚。
小姑娘很郑重的替新人道了歉,催人尽快将蛋糕做好交给了楚云秀,还向她许诺了一些优惠项目,说的人真是一点脾气都没有。

之后几天,楚云秀都假意冲着这些优惠项目去光顾这家店,直到两人开始正式交往,戴妍琦才知道她不喜欢吃甜食,知道这个真相的小戴笑的不能自理,总拿这事来逗这个看似成熟的女人,乐此不疲。

“云秀你笑什么呢,那么开心。”
翘腿晃着高跟鞋的楚云秀笑着发呆,没注意到戴妍琦已经从工作间出来,她将口罩取下来,弯腰笑嘻嘻的在人脸上轻啄一下。
楚云秀闻声回过神来,屁股挪着椅子移开了些,便将戴妍琦圈到自己腿上坐下,学着韩剧里男主调戏女生的样子勾起人下巴把她拉过来,眯起眼鼻尖相对凑的很近。
“想你啊宝贝儿,姐姐我想死你了。”说着还摸了把围裙下女孩子滑溜溜的大腿。
戴妍琦痒的咯咯笑起来,她缩了缩身子,双马尾的一侧扫在楚云秀的脖颈上。
“咱不是昨天才见了吗,云秀你今天不上班啊?”
“想你就不上班了,过来看你。”楚云秀一脸不上班都怪你的表情看着女孩,还不忘顺手温柔的替她理刘海。
“傻瓜!”小戴被人看的红了脸,她知道这人是为了来给自己过生日,却还是假装生气的拿手指点了点云秀的额头,想要从她怀里挣脱出去。
楚云秀把她搂得更紧,耍流氓似的把头枕在人软软的胸口上,小戴一乱动就埋下去亲一口。
“云秀你又欺负我!”戴妍琦没辙了,只好抱着人脖子蹬蹬腿表示抗议。

“小戴,乖,让姐姐我充个电。”搂着不再挣扎的女孩楚云秀一本满足,这人身上不像自己尽是烟味和香水味,而是一股子面料洗好被晒后好闻的味道。
温柔乡啊,楚云秀想着,便抬头去瞅这个终于放弃抵抗的小姑娘。

乖乖勾着她脖子的戴妍琦此时也正盯着她看,那眼神,用含情脉脉形容也不为过,楚云秀这一抬头,她就像被抓现行一样窘迫起来,立刻把脸捂上不理人。
小戴的小动作看的楚云秀噗嗤笑出声来,她坐直腰把人往下按了些,拍开她捂着脸的手,不由分说将红唇印上女孩轻咬起来的小嘴。
“生日快乐,我可爱的小姑娘。”

**********
小戴生日快乐,把楚女王送给你!